<span id="d1zll"></span><span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ruby id="d1zll"></ruby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d1zll"><dl id="d1zll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
<strike id="d1zll"><i id="d1zll"><cite id="d1zll"></cite></i></strike>
<th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
 
帳號
密碼

 

 


首頁 > 風雲時代出版社 > 史上第一混亂(卷8)王者之戰
史上第一混亂(卷8)王者之戰

我帶著蒙毅剛走到大殿門口,忽聽有人報:「燕國使者荊軻、秦舞陽求見大王,正在殿前候命?!?br /> 如果胖子吃的是藍藥,一切都好說,我們可以把人遣開從長計議,可是現在不行,胖子馬上要變身,我見他向我投來了求救的信號,眼神已經不是那麼清澈了。
黃門官就跪在殿外等候秦王的旨意,我看了眼嬴胖子,急中生智道:「使者遠途勞頓,先安排館驛休息,大王改日再見他們?!?br /> 黃門官見不是秦王親自下令,猶豫了一會,仍舊跪在那裡。
秦始皇愣了一下,朝黃門官揮了揮手示意他照辦,眼裡已經滿是疑惑,這最後一道命令應該是努力克制自己才發出來的。
他看了看手中的飲料瓶,忽然一呆,手一鬆,瓶子便掉在大殿的地上,塑膠瓶與石板碰撞發出了沉悶的響聲,黃澄澄的橙汁灑了一地。
我迎著眾人好奇的目光,乾笑道:「大王吃了仙藥,會有暫時的不適,過幾天就好?!?br /> 我連招呼也顧不上打,邊說邊忙往外走。老秦已經不認識我了,不利用這個機會跑還等什麼?
有太監趴在地上小心地把那個塑膠瓶撿起來,我邊倒退著往外走,邊說:「那是聖水,小心收好,別偷喝,否則大王要滅你九族我可不管?!?br /> 那太監一凜,急忙仔細捧住瓶子不敢動了。
眾大臣見我大喊大叫,走也不給秦始皇行禮,跋扈放肆真是古今無一,看我的眼神各自不同,有的以為我用什麼邪術操縱了他們的大王。
我從殿上出來以後正碰上李斯,老李背著手悠哉遊哉地在大殿門口閒逛,見我走來,笑咪咪地說:「小強出來了?」
我一看他這樣,就知道誘惑草又起作用了,鬱悶道:「你又想起我了?」
李斯也納悶道:「是啊,我正在想剛才是怎麼回事呢?!?br /> 我簡單把誘惑草的事跟他一說,道:「就這麼一陣一陣的,現在嬴哥也不認識我了?!?br /> 李斯感慨道:「還真是個麻煩,這樣吧,等他恢復正常了,我再派人去找你?!?br /> 我擺手道:「等他想起我來你又忘了,算了,等過幾天你們都穩定一點再說吧?!?br /> 我問廣場上的衛兵:「那兩個燕國的使者呢?」
衛兵已經知道我成了他們的直接領導,急忙敬禮道:「他們已經被安排到館驛去了?!?br /> 我點點頭,上了車剛想發動,蒙毅忽然趴在我玻璃上緊張地說:「蕭仙……王……」
我親切道:「你就叫我強……」話說一半我停住了,讓他叫我強子或者小強好像不大對,這種制度下的軍人怎麼敢稱呼上官的名諱?我改口道:「你就叫我蕭校長吧?!?br /> 蒙毅迷惑道:「校長?」
「哦,那也是一種封號?!?br /> 蒙毅小心地看了一眼我的車道:「蕭校長,我已經叫人給您備了最好的馬,我們現在就回相國……呃,蕭公館?!?br /> 我試著發動了一下車,它喘息了一下居然著了!看來劉老六的「神風術」也不是一無是處。
這可又把蒙毅和他的兵大大的嚇了一跳,我安撫他道:「別怕,我就坐這個跟你們走?!?br /> 蒙毅擔心地看了我一眼道:「您的坐騎安全嗎?」
我開著車在廣場了溜了幾圈,示意他們這東西很聽話,士兵們一個個大眼瞪小眼,低聲議論著,我把車停在蒙毅身邊,對他說:「你也上來吧,比騎馬舒服?!?br /> 蒙毅把頭搖得撥浪鼓一樣,然後恍然道:「這東西雖然看著兇,但是跟馬一樣,拿錐子一扎就走?!?br /> ……真是有什麼皇帝出什麼將軍,這正是當初秦始皇第一次見我開車時的論調。
蒙毅慢慢的習慣了我身邊稀奇古怪的東西,大聲傳令道:「目的地蕭公館,十小隊前面開道,其他人隨我保護蕭校長?!?br /> 於是,這一萬人保護著我浩浩蕩蕩往蕭公館去也。
從早上到現在,開了十來個小時的車,我就吃了一顆生蘋果,於是等安頓好後,我一聲令下大排延宴,結果等東西一擺上來讓我大失所望,除了裝這些東西的器皿比較繁複和好看以外,居然就是單調的肉類,還有幾盆肉湯,顏色也不好看,黑不啦嘰的,難怪老秦一見面就跟我訴苦。
隨便吃了幾塊肉填填肚子,我就把蒙毅找來問:「燕國使者下榻的館驛,你能找到嗎?」
「能,蕭校長問這個做什麼?」
「我要去拜訪拜訪他們?!?br /> 蒙毅聽我這麼說,不屑道:「接待使者自然有專人負責,以您的身分親自去見他們,實在有點高看他們了?!刮铱闯雒梢氵@麼說其實是不願意我干涉他們秦國的內政,畢竟荊軻他們的身分挺敏感的,我瞟了一眼蒙毅,忍不住問:「蒙恬和你什麼關係?」
蒙毅不自在道:「那是家兄?!?br /> 我吃驚道:「那是你哥呀?」
「正是?!?br /> 我跟蒙毅說:「你派人把李斯李客卿接到我這來,我剛來,有很多事情要向他請教?!?br /> 蒙毅這回倒是很痛快,馬上派人去了。
我又說:「還有,你把那些人分成幾班輪著值吧,留個千兒八百的就行了,這裡三層外三層地把蕭公館圍住成什麼話?」
這個蒙毅就更樂意了,我這麼說就表示我沒有發動政變的意思,不過為了保險,他還是在蕭公館外圍派了幾隊巡邏兵,把我護得嚴嚴的。
不一會李斯來了,道:「找我來什麼事?」
我說:「你吃了誘惑草,現在也算半個穿越人,我就什麼也不瞞你了,嬴哥之所以認識我,是因為在我那待了一年,至於他為什麼又回來當秦始皇,咱們時間有限,我慢慢再跟你說,我找你來是告訴你另一個事,剛來的荊軻跟他一樣,也在我那兒玩了一年,我們三個基本上是情同手足……」
李斯不禁叫了起來:「秦始皇和荊軻情同手足?」
「……我說了會慢慢告訴你,找你來是商量怎麼樣防止荊軻刺秦成功的,先前說的那些你就當背景資料聽?!?br /> 李斯抻著脖子道:「這也太混亂了!」
我嘆氣道:「沒辦法,誰讓有人要成心添亂呢?。ㄗ髡逴S:難道是在說我?)」
李斯理了理思路,馬上就總結道:「也就是說,歷史本來好好的發展著,可是秦始皇和荊軻突然被送去了你那兒,然後你把他們化敵為友,現在,歷史又恢復了正常,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讓他們想起那段被抽走的記憶?」
我使勁點頭:「你太有才了!」
「可是你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呢?」
「往小了說是為了不讓他們自相殘殺,往大了說,是為了不違背歷史?!?br /> 李斯頓了頓道:「照你說的,不管從什麼角度出發,荊軻刺秦都不能成功,我覺得要把這事幹成,咱倆還得跟秦始皇好好合計合計,在他的支持下要把誘惑草給荊軻吃應該不難,等他們都記起對方來,這事基本上就成了九成了?!?br /> 李斯分析得很對,這事必須從長計議,最好還是開碰頭會。
「問題是那秦王殿不像一般地方,很容易進去就出不來,而且嬴哥什麼時候清醒,我需要一個隨時通報的?!?br /> 李斯拍胸口道:「這活我合適,我現在已經是上卿了,出入很方便?!?br /> 我說:「也只能這樣了?!?br /> 我找來蒙毅,讓他帶五百人跟我進宮,蒙毅警覺道:「您想幹什麼?」
我直截了當道:「不需要你幫著造反,不過你們家大王要殺我的時候,你得把我救出來」
蒙毅想了想道:「這個倒是我應做的,那好吧?!?br /> 我拍拍他肩膀:「這事做好了,我叫大王直接把棒子國公主賜給你?!?br /> 蒙毅:「……」
我們帶了一小隊人,把李斯安排在銅車馬裡,我則騎馬和蒙毅並排走著,蒙毅見我坐在馬上的樣子就知道我騎術不精,忍不住問道:「蕭校長以前不怎麼騎馬吧?」
我說:「可不是麼,光開車了?!?br /> 「開車?」
「呃……就是我坐的那個怪獸?!?br /> 蒙毅道:「對了,您那坐騎吃什麼呢,我派人給牠放了不少草料和肉,都沒見牠動一口?!姑梢泱@恐道:「難道牠必須吃人?」
我笑道:「這個你們不用管了,牠喝點石頭裡煉出來的油就行?!?br /> 蒙毅這才放心道:「我說也是,看著挺溫順的,有膽子大的士兵摸牠,牠也不喊?!?br /> 不一會兒到了秦王殿前,為了避嫌,我沒有直接就進去,我拍拍馬車的門說:「李哥,該你了?!?br /> 可是車裡居然毫無動靜,我打開車門一看,見李斯兩眼茫然,喃喃自語道:「我怎麼會在這裡?」
「砰」,我把門摔上了,這誘惑草的副作用實在是太煩人了!
等了大概沒十分鐘,李斯滿臉歉意地下了車:「不好意思,真的是身不由己啊?!?br /> 我說:「你去偵察一下嬴哥現在的狀態,要是清醒著趕緊來叫我?!?br /> 李斯通過層層通稟進去了,沒過多久就跑著出來,道:「我進去的時候清醒著呢,可是馬上就快不行了,咱們等下一次吧?!?br /> 我跺腳道:「誰知道他下一次什麼時候?再說等他好了你又不行了……」
李斯道:「他說了,等他好了馬上叫人來找你?!?br /> 我只好百無聊賴地掏出根菸來點上,蒙毅通過這些時間的接觸,已經知道我為人很隨意,便問:「您這又是什麼仙術?」
我和蒙毅一人一根菸抽著,等了一會兒就見從內城裡飛快地跑出一個太監,氣喘吁吁道:「大王令,著齊王一行人速速覲見?!?br /> 我急忙往裡跑,蒙毅遲疑了一下,帶著五百士兵也跟著我們跑進了內城,這在平時是犯大忌的事,但是秦始皇應該下了命令,所以一路上也沒人攔他們。
我每跑到一個地方,就總有太監跑來為我指路,不一會就來到一處偏殿,這跟普通房屋沒什麼兩樣,就是有長長的一排,門口也沒有衛兵,秦始皇就站在當中一間屋子臺階上等我,李斯也隨後跟來,蒙毅見我們一起進了屋,便止住腳步給我們站崗。
秦始皇見人齊了,開門見山地說:「那個掛皮(傻瓜)總(終)於來咧,咋辦捏麼?」
我說:「嬴哥別急,李丞相也說了,咱們幾個最好先碰一下頭,我把藥先給軻子吃了,然後在都到場的情況再商量這個事?!?br /> 秦始皇撇嘴道:「把悅(藥)吃咧還商量撒(啥)麼,歪那個掛皮不刺餓(我)就完咧麼?!?br /> 是呀,把藥吃了,二傻不就不刺胖子了嗎?可是那樣的話……算不算改變歷史?至少是少了一件非常重大的歷史事件吧。
李斯已經知道我們三個之間有淵源,沉吟道:「大王,不是這麼說,如果沒有荊軻刺秦這件事做導火線,您可能還不至於那麼快就下決心滅六國,這件事在您統一大業上既是一個藉口也是一個由頭,這件事被抹平的話,我不知道會不會對您以後產生影響?!?br /> 這李斯還真沒白叫,他從宏觀角度的考慮我是沒想到的,可是這樣的話,難道二傻必須刺一回嬴胖子?
 

1 

風雲時代出版公司  版權所有 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
上班時間:09:00~17:30  TEL:02-2756-0949 FAX:02-2765-3799 地址:台北市民生東路五段178號7樓之3
© 2008 Storm&Stress Publishing All Rights Reserved.
平特一肖王100-平特一肖网站论坛-平特一肖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