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1zll"></span><span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ruby id="d1zll"></ruby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d1zll"><dl id="d1zll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
<strike id="d1zll"><i id="d1zll"><cite id="d1zll"></cite></i></strike>
<th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
 
帳號
密碼

 

 


首頁 > 風雲時代出版社 > 非常人傳奇之太虛【精品集】
非常人傳奇之太虛【精品集】

年輕人並沒有完全聽他叔叔的話,他將奧麗卡帶出來後,就離她而去,而不是和她在一起,與他叔叔那樣的說法,和她去羅曼蒂克談情。不過這一次,他也沒有躲起來,而是回他最喜歡的遠東的一個大城市中,像是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,住了下來。
在表面上看來,年輕的人心境,好像很平靜,但是,在實際上,他卻一點也不平靜。
他留心看任何有關奧麗卡的新聞。奧麗卡現在是世界上最美麗而又最富有的寡婦,而且,她又被牽涉進一項巨大的武裝叛變事件之中,她的新聞之多,可想而知。巴西政府曾要封去她一切的財產(亨特的財產),但是卻被巴西的最高法院否決了,所以奧麗卡仍然承繼了亨特的大量財產。
年輕人知道,奧麗卡是一定會來找他的,但是什麼時候來呢?年輕人卻不知道。而且,年輕人也不知道,再和奧麗卡相見時,他應該怎麼樣。
在這樣的情形之下,他的心境,又怎麼可能平靜無事?年輕人曾作種種的努力,使他自己不去想那令他困擾的事,他開始積極地進行他一直在持續著,但是未曾真正努力過的中國金幣和銀幣的收集工作。一切的搜集活動之所以吸引千千萬萬的人,成為他們的嗜好,是因為每一個收集者都知道,不論他們收集的目的是什麼,一到了一定的程度,就必然出現「有錢得不到」的局面,並不是有錢就一定可以達到目的的,而是還要靠不斷的努力和機緣。
錢對於年輕人來說,是完全不成問題的,但是他的機緣,顯然不夠好,兩天之前,他曾看到一份專門性的雜誌上,有一位收藏家出讓一枚光緒十三年,兩廣總督張之洞監造的「廣東省造,庫平七錢二分」的銀幣,那是中國銀幣中極其罕有的一種,鑄成之後,並未正式發行,存量極少,他立時發電報去訂購,但是對方的回答,表示抱歉,這枚罕有的銀幣,已經被別人捷足先得了。
這一天,年輕人正在檢視他的收藏品,電話響了起來,年輕人拿起電話,對方是一個近月來他聽熟了的聲音,那是一個錢幣商,他的聲音之中,充滿了興奮,說道:「我這裡有兩枚罕見的珍品,你可要來看看?」
年輕人道:「是什麼?」
錢幣商甚至不由自主地在喘著氣,道:「一枚是咸豐六年,郁盛森足紋銀餅,還有一枚是金幣,真想不到能見到這枚珍品!」
錢幣商的聲音,甚至流於激動,年輕人反倒笑了起來,說道:「別緊張,是什麼?」
錢幣商終於在喘了幾口氣之後,叫了起來道:「是一枚光緒丙午年造成的一兩金幣!」
年輕人立時站了起來,他也不禁有點緊張,中國的金幣極少,每一枚都是珍品,而尤以光緒丙午、丁未兩年所為的「庫平一兩」金幣,是珍罕之極的極品,是任何錢幣收集家夢寐以求的東西,幾乎已被列為不可能得到的物品了!
年輕人一站了起來之後,立時道:「我就來!」
他放下了電話,拿起了外套,就離開了住所。
那家專為錢幣收集者服務的公司規模並不大,在一個商場的三樓,只佔了一間舖位??墒沁@家公司卻在世界上享有盛名,最主要的,自然是因為那位錢幣商朱豐,本身是真正的錢幣鑑賞專家之故。
年輕人大約在接到了電話之後二十分鐘,來到了錢幣公司的門口,可是當他到了公司門口之際,卻發現門口的玻璃上,已拉下了遮蔽的百葉簾,同時,掛著寫有「休息」的牌子。
年輕人不禁呆了一呆,他伸手在玻璃上敲了兩下,那時候,他並未意料到可能有什麼意外發生,他想,朱豐關上了門,可能是想單獨和他欣賞那兩枚罕有的中國錢幣,而不想有別的顧客來打擾。
但是,當他敲門達一分鐘之久,而且越敲越大聲,而仍然沒有人回答之際,他後退了一步,充滿疑惑地望著那緊閉的門。
也就在這時,在他的身後,忽然晌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,道: 「朱先生出去了,才離開的!」
年輕人轉過身來,在向他搭訕的,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胖女人,乍一看來,就像是一隻花花綠綠,五彩繽紛的啤酒桶,年輕人的心中,起了一陣厭惡感,每當他看到這一類上了年紀的五彩啤酒桶之際,他會自然而然的,想起一條蠕動著的大毛蟲來。
但為了禮貌,他並沒有顯露他的厭惡,只是搖著頭,道:「奇怪,朱先生和我約好了的?!?br /> 那七彩啤酒桶搖擺著,道:「朱先生好像有甚麼急事,匆匆走開去的,一面走開去的時候,一面口中還在喃喃地說什麼『三隻』、『四隻』,我想出來問問他有什麼事,他已經走遠了!」
年輕人用疑惑的神情,打量著七彩啤酒桶,道:「妳是--」
七彩啤酒桶忙指著錢幣商店旁邊的一家舖子,道:「這是我的古董店,你請進來坐坐?」
年輕人「哦」地一聲,他心中不禁有點同情朱豐,可憐的朱豐,每天和這樣的人為鄰!他忙搖手道:「不,我在這裡等他!」
七彩啤酒桶還不肯放過年輕人,掀著肥厚的嘴唇,張開血盆大口,道:「先生,我的店子雖然不大,但是也有不少精品,你不妨來看看!」
年輕人嘆了一聲,他不是不喜歡古董,但是在見過伊通古董店之後,這種專門做遊客生意的古董店,簡直不知算是什麼東西,再加上那個不斷搖晃著的啤酒桶,實在令人無法忍受。
所以年輕人只是冷冷地道:「對不起,我沒有興趣!」
七彩啤酒桶瞪了瞪眼,年輕人已經轉過身,向前走開了,商場是由一條迂迴的走廊組成的,走廊的兩旁,全是各種各樣的商店,年輕人信步向前走著,約莫在二十分鐘之後,他已經兜了一個圈,又回到了錢幣店的門口,可是門仍然關著。
年輕人不禁皺了皺眉頭,他認識朱豐的日子也不算長,但是卻對朱豐的為人,有相當的了解,事實上,要了解收集家的性格,是一件相當容易的事,因為每一項收集,都需要仔細分類、保存,所以,收集家往往是一個十分有規律,近乎刻板的人。
朱豐就是這樣的一個人。一個這樣的人,並不會約了顧客之後突然離去,但是一定有極其重要的事,才會使得他這樣做,年輕人決定再兜一個圈子。
可是,當又過一二十分鐘,他再度兜回來之際,門仍然關著,年輕人沒有再等下去,只是在小日記本上,扯下了一張紙,寫了幾句,在門縫中塞了進去,就離開了那商場,上了停車場。
他才踏進停車揚,就知道在停車場中,有什麼意外發生了,很多看熱鬧的人,圍成一個圈,有很多警員,有的正在趕開看熱鬧的人。
年輕人直走向自己的車子,打開車門,當他準備坐進車子之際,他才看到,幾個警官正在看視一個倒在地上的人,從那倒在地上的人的背部,可以看到還沒徹底凝固的鮮血。
年輕人的心中道:一件兇殺案!可是隨後,他震動了一下,那死人的背影太熟悉了,那是朱豐。
年輕人在陡地震動了一下之後,心頭不禁大起疑惑,朱豐怎麼會突然死在車場的?他自然也立刻想到了那枚光緒丙午年的金幣,但他隨即又搖了搖頭,一枚這樣的金幣,當然是收藏家心目申的珍品,但是實際上,它的價值,也不會超過二十萬美元,好像還不足以造成一件謀殺案。
年輕人可以說是一個不務正業的人,他從來就和警察保持著一定的距離,不和他們發生任何關係,他雖然認出死者是朱豐,但也絕不會走過去看個明白。
他所立即想到的只是,他塞進門縫中去的那張紙,在警察弄明白了朱豐的身分之後,一定會進入他的店子,也一定會發現那張紙,是不是會根據那張紙,而找到他呢?
然而,他在對自己留下的字句,想了一遍之後,覺得沒有任何線索可以使警察找到自己的。
他又向朱豐的屍體望了一眼,心中很有點感到人生無常,然後,進了車子,駛出了停車場。
第二天,在報紙上,年輕人看到了「錢幣收藏家朱豐在停車場慘死」的新聞,他參閱了好幾份報紙,說的都大同小異,不外是身上財物盡失,可能是遇劫抗拒,遭劫匪刺死云云。
年輕人又嘆了一聲,他倒很想知道,朱豐還有什麼親人,和那家雖然小,但是卻可以供應第一級珍罕錢幣的店子,歸誰來管理。
可是,兇殺案在大都市中,已經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新聞,隔了幾天,就沒有什麼消息了。
一直到了大半個月之後,他才又在報上看到了一則拍賣廣告,那則廣告登得相當地大:「拍賣錢幣收藏家朱豐先生所有,店內商品,包括朱先生生前和人收藏在內,已將全部有價值的藏品,編有目錄,每份十美元,拍賣為一次進行,即承繼人需在落槌後,立即以現金或銀行支票付清所有款項……」
年輕人看了看拍賣的日期,是在三個月之後,當然,這樣大宗的拍賣,一定要在全世界找尋買主,三個月的時間是必須的。
年輕人也知道,朱豐的收藏,極其豐富,世界各國的錢幣都有用,朱豐的收藏品作為基礎,再加以擴大,就可以成為世界上第一流的權威錢幣收藏家。
年輕人決定參加拍賣,當天下午,就到拍賣公司,去買了一份目錄,目錄才到手,就有人在他的肩頭上拍了一下,道:「想和我競爭麼?」
自年輕人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,熟悉的煙味,使得年輕人自然而然地,笑了起來,他沒有轉過身,就說道:「叔叔!」
在年輕人身後的,正是他的叔叔,當年輕人轉過身來的時候,他叔叔笑著,用煙斗指著他的胸口,說道:「怎麼樣,收集錢幣,不見得可以排遣你心中的寂寞吧!」
年輕人笑了起來,笑得有點苦澀,道:「叔叔,你這個長輩,有點特別!」
老人家卻笑得很爽朗,道:「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是說,別的長輩,總是阻止你和奧麗卡這樣的女孩子來往,而我卻反倒鼓勵你,是不是?」
年輕人點著頭,道:「是!」
老人家卻大搖其頭,道:「你完全弄錯了,不是我在鼓勵你,而是你自己的內心深處,有著一股不可抗拒的感情存在著,你想要和自己的感情作對,那是一定失敗的事,我只不過不想你失敗而已!」
年輕人又苦笑了起來,他在口頭上,自然不肯承認他叔叔的話,但是事實上,他心中有數,他叔叔是對的,看來他非失敗不可。
他實在不願意再多說下去,所以岔開了話題,說道:「叔叔,你可看到目錄中有什麼珍品沒有?」
老人家笑起來,道:「有,有一片七枚連在一起的楚國郢鍰,那是世界上最早的金幣--你看了全部拍賣的底價沒有,想不到朱豐的收藏,如此之多!」
年輕人翻了翻手中的目錄,他立時看到了全部賣品的底價:六百萬美元。
年輕人聳了聳肩,說道:「這只不過是底價,三個月後賣出的價錢,不知是多少?」
老人家表示同意,道:「這倒是真的,你看,他有四枚光緒丙午金幣,真是非同小可!」
年輕人怔了一怔,立時又翻開目錄中的「中國錢幣」部份,果然,在一九○六年天津造幣廠鑄造之中國第一枚機製金幣」的項目下,數量一欄上,是一個「四」字。
年輕人輕搖著頭,說道:「四枚,奇怪得很,他打電話給我的時候,說只有一枚!」
老人家望了年輕人一眼,他們一起離開了拍賣公司,年輕人一面將那天朱豐來了電話之後,他趕到朱豐的店子之後,所發生的事,講了一遍。
老人家沒有什麼表示,只是淡然聽著,然後分了手,說道:「拍賣會再見,多保重!」
年輕人和他叔叔分手之後,回到了家中,詳細地研究著那份目錄,記載在目錄上的,世界各地珍罕的錢幣,簡直是美不勝收,看了這份目錄,年輕人才知道朱豐是一個十分深藏不露的人,因為在他和朱豐幾個月的交往之中,朱豐從來沒有向他透露過有著這樣巨量的收藏。

 

 

1 

風雲時代出版公司  版權所有 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
上班時間:09:00~17:30  TEL:02-2756-0949 FAX:02-2765-3799 地址:台北市民生東路五段178號7樓之3
© 2008 Storm&Stress Publishing All Rights Reserved.
平特一肖王100-平特一肖网站论坛-平特一肖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