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d1zll"></span><span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ruby id="d1zll"></ruby></video></span>
<strike id="d1zll"><dl id="d1zll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
<strike id="d1zll"><i id="d1zll"><cite id="d1zll"></cite></i></strike>
<th id="d1zll"><video id="d1zll">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d1zll"></strike>
 
帳號
密碼

 

 


首頁 > 風雲時代出版社 > 史上第一混亂(卷5)水滸決鬥
史上第一混亂(卷5)水滸決鬥

今天是花榮和龐萬春約好比箭的日子,地點是一條山路上,時間是晚上九點。
我納悶道:「既然是比射箭,為什麼把時間定在晚上?」
項羽一直默默無語地跟在我身後,出發前,我要他先答應我不衝動我才帶他來的,這時他說:「好的射手眼力出眾,在晚上一樣能百發百中?!?br /> 花榮也淡淡笑道:「正是,他這是要跟我比眼力呢!」
我說:「你眼力還行吧?」
花榮道:「跟以前差不多?!?br /> 我掏出片餅乾來給他:「吃餅乾,也好養養力氣?!?br /> 花榮一邊順手塞進嘴裡,一邊檢查著湯隆給他做的車把弓,看著他的嘴一動一動,我不禁心花怒放,回家我也做把弓,也能體驗體驗百步穿楊的感覺了。
我發現花榮在決戰前不但沒有絲毫緊張,反而有點興奮,我問他:「把握大嗎?」
花榮興沖沖道:「這個不好說,但是當年我們倆都是以擅射聞名,在沒征方臘以前,我們就暗暗彼此權衡,等到了後來,更是千方百計地想和對方較量一場,無奈造化弄人,最後也沒實現,現在天賜良機,終於能完成這個心願,誰輸誰贏倒並不重要了?!?br /> 我問:「你們要怎麼比?會不會有危險?」
花榮道:「他劃下道來我接著就是了,至於危險,那肯定是有的?!?br /> 我四下一掃,問道:「秀秀呢?」
花榮很隨便地說:「軍師派三姐拉著她逛街去了?!?br /> 我緊張地拉住花榮的手道:「你不會死吧?」
花榮哈哈一笑:「我們這些人,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,要那麼在乎,當初我就不會上梁山!」
我不禁道:「靠,亡命徒啊?!?br /> 花榮聞聽淡淡一笑:「說得好,這三個字形容我們再貼切不過了?!?br /> 我追在他屁股後頭一個勁說:「你可不能死啊?!?br /> 花榮一笑:「瞧這話說的,誰都不願意死啊?!?br /> 我點點頭,馬上緊張道:「龐萬春你也不能殺,你要知道現在可不是你們那個熱血江湖的年代了?!?br /> 花榮把箭抽出來一根一根地校著,說:「那就要看他怎麼個比法了?!?br /> 我東張西望道:「武松呢,他去不去?」
花榮道:「軍師已經叫人告訴他了?!?br /> 吃過晚飯,梁山人馬集合,我包的幾輛大車也到了,就在我們要出發的時候,兩個人遠遠的跑過來,一個是寶金一個是方鎮江。
寶金是猶豫再三才忍不住又要去的,因為他跟龐萬春以前交情最好,現在兩家比箭,他不想參在裡頭,現在看來終於是放不下。
方鎮江是處理完家裡的事趕過來的,他雖然對梁山的事也很上心,但終究缺乏前世的記憶,所以跟好漢們還是隔了一層,他根本意識不到這是一場生死較量,一路上他幾次試圖和別人攀談,都沒得到熱烈回應。
我也一直在愁雲慘澹中,連給方鎮江準備的餅乾都忘了給他。
現在是將近立秋的時節,天早就大黑了,這條路上沒有路燈,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,山風漸強,嗚嗚作響,路兩邊都是石頭山,顯得很荒涼,誰都想不明白,對方為什麼要挑這麼一個地方,它除了人跡罕至之外,哪裡適合比射箭?
我們到了地方以後,只見崎嶇的山路中間有輛大客車擋在那裡等著我們,大燈開著,光線還算充足,對方除了龐萬春之外,還有厲天閏和王寅,這回扛攝影機的是厲天閏,王寅靠著車輪坐在地上,橫眉冷對地一個勁瞪著方鎮江。
龐萬春已經是個發福的中年人,他今天穿了一身運動裝扮,像某企業員工足球隊的隊長,在他的腳下放著兩個大包,他見了我們先衝我們禮貌地揮揮手,微笑著問:「花榮呢?」
花榮越眾而出,龐萬春第一眼看的是他手裡的弓,我說過,那弓相當難看,外形猥瑣,樣貌醜陋,但是龐萬春一看之下就兩眼放光,他盯了一會那弓,最後喟然長嘆道:「梁山之上人才濟濟,這話果然不假,能做出這樣強弓的,想必是那位湯兄吧?」
湯隆得意洋洋道:「正是?!?br /> 林沖讚道:「好一個龐萬春,居然一眼就看出這弓的妙處來了?!?br /> 吳用憂心道:「正是,如果他要對此弓大加嘲笑反不足慮了,此人不輕不驕,細微謹慎,果然是射中高手?!?br /> 龐萬春打開腳邊一個包,悠悠道:「這弓手藝雖然也不差,但終究少了自己兄弟做的那份貼心的靈性?!拐f著,他從包裡拿出一張形式古樸的大弓來,單看外貌那就比花榮手裡的垃圾車把好到不知哪裡去了,應該是花大價錢請雕弓師傅精心製造的。
他把那弓虛拉了幾下背在背上,用腳把另一個包遠遠踢在一邊,嗤笑了一聲道:「我只說在短時間內花兄應該找不到趁手的傢伙,還特意為你準備了一把,現在看來真是多此一舉?!?br /> 當初找到武松他們第一時間就知道了,現在花榮回歸,他們做好了準備也毫不奇怪。
花榮抱拳微笑道:「足感盛情?!?br /> 龐萬春定定地看著花榮,忽然道:「花兄,你完全不必跟我這麼說話,大家心知肚明,你我雖是仇家對頭,但就算在當年也是神交已久,要說當今世上最貼心的,呵呵,反倒是你這位敵人了?!?br /> 花榮拄著車把笑道:「正是這麼說,我聽說你當年在陣前也是一個勁地叫我名字,可惜一直未能謀面,說實話,聽說你死了的那天,我還大哭了一場?!?br /> 龐萬春笑道:「是呀,真幸運死在你前頭了,那種寂寞的感覺不好受吧?」
這倆人英雄惜英雄那種樣子實在太噁心了!花榮可能也覺得有點過了,不自在地說:「龐兄,不知你打算怎麼比?」
龐萬春道:「不知你是願意文比還是武比?」
我不耐煩地替花榮說:「不知文比如何,武比怎樣?」
龐萬春輕描淡寫地說:「文比簡單,現在天色已黑,隨便找幾棵樹在樹葉子上做了記號,也就是所謂的百步穿楊……」
花榮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他:「說第二種辦法吧?!?br /> 說什麼惺惺相惜都是假的,倆人終究是敵人,現在說話已經帶上了火藥味。
龐萬春好像早知道花榮的選擇,聽他這麼一說,馬上從他們開來的車裡又拎出一個包來,打開,取出兩件衣服,又搬出兩台小電視來,我們都不知道他要幹什麼,不禁一起往前湊了一步。
龐萬春拿起其中一件衣服套在身上,說是一件衣服,其實就是幾根線和幾個半圓小球組成的,那小球大不過桂圓,被線穿著,一套在身上,便亮出了幾個分佈點,分別是:額頭、雙肩、心口和膝蓋。
花榮忍不住道: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
龐萬春在腰間的按鈕上一按,那些小球同時亮了起來,在漆黑的夜裡,龐萬春頓時由一個模糊的影子變成了清晰的六個小點,不管站多遠都能很清楚地看到。
他又打開一台小電視擺在我們面前,最後在他心口上那個小亮點上一按,電視螢幕上便出現一個「10」的數字。然後他再在兩肩和膝蓋的亮點上按了幾下,便五分五分的增加。
到這時,我已經大致明白了,龐萬春現在就是一個活靶子,只不過點數是有特定範圍的。
果然,龐萬春跟花榮說:「這衣服就是一件感應器,電視是一個顯示幕……」說著他一揚手,「花兄,看見那兩座山了嗎?」
我們一看,見路兩邊各有一個相對平坦的山包,遠遠相對,大概有一百米左右。
龐萬春道:「你我各上一個山頂,穿著這種衣服對射,以半小時五十箭為界,誰的分高誰贏,你敢嗎?」
花榮道:「這法子倒新奇有趣!」
龐萬春道:「我再詳細說一下規則,這衣服只有射中紅點才得分,而且也不會受傷,如果射在紅點之外,以你我弓上的力道,那只怕要穿體而過了,所以這個遊戲最基本的一條規則是:只要有人受傷,那麼立刻宣布失手的一方為敗者,將任憑受傷的一方處置,你敢嗎?」
花榮拿起衣服打量著,說:「如果先受傷的那一方當下就死了呢?」
龐萬春道:「那輸者自然是自戕賠命?!?br /> 花榮二話不說穿上那些小球,問:「可以躲閃嗎?」
「可以,只要不下山頭,跑跳任由自便?!?br /> 花榮道:「當真好玩!」
龐萬春道:「最後一點,我來說說分值,」他指著自己身上心口那一處小點道,「這兒是十分,兩個肩膀和兩個膝蓋都是五分,而這裡……」他指著額頭道:「是十五分!如果半小時之後沒人受傷,那就要看顯示器上的分數判別高下了,花兄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嗎?」
花榮朗聲道:「沒有?!?br /> 「好,請!」龐萬春一指花榮那邊的山頭。
花榮客氣地笑了笑道:「請?!?br /> 這兩個人從開始到現在對話一句緊著一句,別人連插嘴的機會也沒有,直到二人各自向山上走去,我才指著花榮的背影,可是半句話也沒來得及說,我知道這是一場無法阻止的決鬥。這是玩命??!
花榮按亮身上的亮點,和龐萬春並肩走開,在分岔口上,兩人互一抱拳,各走各路。
現在我終於知道對方為什麼會選這麼一個地方了,首先這裡很僻靜,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有人知道;其次是這個地方沒有燈火,,花龐二人既然都自詡箭神,正好比眼力如何。
這兩個人越走越遠,開始還能看見個模糊影子,到最後只能偶爾看到他們額頭上的紅點間或一閃,那大概是有人在扭頭觀察道路,不一會,右手邊的花榮已經爬上了那座山頭,一回身間,身上的六個紅點清晰可見,但是身體完全沒入了黑暗中,那些亮點兒像是六隻螢火蟲在上下飛舞。
在我們身邊,是顯示花榮得分的顯示器,王寅他們邊上則是龐萬春的得分器,彼此一目了然,因為現在沒什麼可拍,厲天閏扛著攝影機百無聊賴地東張西望,項羽忽然欺近他身前,一把把攝影機提起來對準自己道:
「對面聽好,你和小強的事我可以不管,但我現在急需要一丸你手裡的那種藥去救人,如果你答應,我謝謝你,如果你不答應,我只有憑我一己之力攪得你雞犬不寧?!拐f罷,把攝影機丟還給厲天閏,好像沒自己的事一樣背著手往回走。
我沒想到項羽跟來就為了說這幾句話,不過我也看出來,這絕對不是說說而已,這是項羽的最後通牒。
厲天閏知道項羽的厲害,也不出聲。王寅冷冷道:「好大的口氣,你是何人?」
項羽回頭斜睨著王寅,也是冷冷一笑:「你想試試嗎?」
方鎮江上前一步拉著項羽的手親熱道:「大個子,早想跟你交個朋友了?!?br /> 王寅見強敵環侍,知道動起手來沒有便宜可占,只得哼了一聲。
項羽和方鎮江看都不看他一眼,在一邊席地而坐,隨口聊了起來。
八大天王迄今為止只找回四人,寶金還站在我們這邊,無論從人數上還是氣勢上都遠遠不及梁山。
這時龐萬春還沒上到山頂,看來他終究在體力上差了一等,遠遠看去,那紅點才到了山的三分之二處,又過了幾分鐘才徹底浮現在我們左手邊的山上,自膝蓋以上,那四個紅點一動一動,彷彿在喘息的樣子。他和花榮相距是一百多米,兩人離我們則更遠,大概在三百米開外了,這也是為了安全起見,花榮做好了熱身準備,在腰間又一按,紅點俱滅,這也是事先說好了的,一滅之後表示準備妥當,當紅點再亮起來的時候,那就代表決戰正式開始了。
 

1 

風雲時代出版公司  版權所有 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
上班時間:09:00~17:30  TEL:02-2756-0949 FAX:02-2765-3799 地址:台北市民生東路五段178號7樓之3
© 2008 Storm&Stress Publishing All Rights Reserved.
平特一肖王100-平特一肖网站论坛-平特一肖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