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bl5jp"></progress>
<cite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bl5jp"><span id="bl5jp"><var id="bl5jp"></var></span></ins>
<var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thead id="bl5j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bl5jp"><strike id="bl5jp"><listing id="bl5jp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ins>
<menuitem id="bl5jp"><strike id="bl5j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bl5jp"></cite><cite id="bl5jp"></cite>
<cite id="bl5jp"></cite>
<cite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l5jp"></cite>
<menuitem id="bl5jp"></menuitem>
<var id="bl5jp"></var>
<var id="bl5jp"></var><menuitem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menuitem>
 
帳號
密碼

 

 


首頁 > 風雲時代出版社 > 夜天子Ⅱ之9【崑崙雅集】
夜天子Ⅱ之9【崑崙雅集】

「崑崙雅集!」
葉小天看著請柬,泥金的帖子式樣古樸,還有淡淡馨香。措辭很優雅,抬頭卻沒有署名,所以田妙雯把它轉交葉小天,葉小天完全可以憑此入場。
至於田妙雯,她的臉就是一張暢通無阻的通行證,根本不需要請柬,安家要下請柬,那是禮數,可她卻不必持柬赴會。
「雅集??!」
葉小天輕叩桌面,道:「我在天牢時,曾聽犯官們說過,文人九大雅事,琴、棋、書、畫、詩、酒、花、香、茶,不過這些土官後裔貴介公子們,不過是附庸風雅罷了,他們懂什麼叫文雅嘛?!?br /> 李大狀問道:「大人要去嗎?」
葉小天道:「去!當然要去!醉翁之意不在酒,雅集之會不在雅,在乎合縱之間也。我來貴陽,不就是為了在眾權貴面前露露臉兒嘛?」
李秋池欣然道:「成!那學生這就去準備?!?br /> 葉小天道:「先生就不用去了,什麼崑崙雅集,不過是一班紈?子弟的酒會罷了,我此去主要是利用這個公開場合,製造與田家結交的機會,免得叫人識破我們雙方結盟的真正目的?!?br /> 李秋池站住腳步,問道:「那大人打算帶誰去?」
葉小天笑道:「當初在葫縣,看那班秀才們打架,我就知道此地文風究竟如何了。此去雅是未必雅得起來,一班闊少湊在一塊兒,借酒鬧事的卻未必會少了,我帶文先生和雲飛去就好了?!?br /> 李大狀一聽心中很受傷,此前的擔心果然不假,大人麾下本有文武兩班,文傲一來,自己這文班之首的寶座就不穩了。李大狀馬上正色道:「大人此言差矣!」
葉小天眉頭一挑:「哦,先生何以教我?」
李大狀道:「大人只是預料,畢竟不曾參與其會,怎知其中就沒有博學之士?蘭亭雅集,出了《蘭亭集序》,騰王閣雅集,出了《騰王閣序》,此番崑崙雅集,萬一需要鬥詩拚賦,有學生助陣,大人才有機會名垂千古啊?!?br /> 葉小天聽了這話心中很慚愧,想當初他也是個有遠大抱負的人!記得高李兩寨因為旱災大打出手,他出面調停雙方恩怨後,與兩位寨主合立「水度碑」,圖的也是一個千古留名?,F如今怎麼只專注於實際利益了,太市儈了!
葉小天知錯就改,馬上道:「那先生就去好好準備吧,替我炮製幾首詩詞歌賦出來,到時我背熟了,萬一用到就當眾吟詠,也是一樁雅事,哈哈哈……」
李秋池聽了心中更加幽怨:「我做槍手為你捉刀代筆的,沒有署名權也就罷了,好處呢?一百兩都不給我!」

一般雅集兩字前邊通常指的就是雅集的地點。崑崙雅集指的當然就是在崑崙舉辦。不過這個崑崙卻不是眾所周知的崑崙山,而是安家最古老的莊園……崑崙園。
崑崙園聽著就很大氣,比蘭亭、沁香、金谷一類的名字尤其顯得氣勢磅礡,不知情的人一聽這名字就會覺得,難怪人家安家一直位居貴州眾土司之首,瞧瞧人家,一處莊園就能起出這麼大氣的名字,安家世代傳人皆心懷大志啊,就連崑崙仙山都被他們搬進自家後花園了。
其實真實情況卻是:三國時候,當時還未取漢姓安為姓氏的安家先祖妥阿哲,作為一支彝族部落首領幫助諸葛丞相征討南中,因功進封為羅甸國王。
妥阿哲從一位部落首領一下子成了一方大王,他的王宮設在根據地水西,而今貴陽地區也是他經?;顒拥牡胤?,所以在這裡建了一處大莊園。
莊園建好要取名字,取個什麼名字好呢?妥阿哲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,後來他想到了中華第一神山、萬山之祖的崑崙山,崑崙的赫赫威名他是聽說過的,於是「崑崙園」就橫空出世了。
這個來歷,歷經千餘年時間,本來早該湮滅在歷史長河之中,但是安家內部一直把它作為一個笑談留傳至今。
安家列代長者,用這個故事告訴他們的子孫:「所謂的英明神武,都是被後人想當然地美化出來的,大英雄和你我一樣有血有肉,有長處也有短處!
「他們也是從常人做起,所以你不管是面對什麼大人物,哪怕他是號稱天之子的皇帝,也不必無端地把他想像的不可匹敵!畏懼只會限制你的本領,擴大他的實力,坦然面對,你一定可以找到他的弱點?!?br /> 從這一點上來說,安家能屹立不倒,確非幸運。

葉小天雖然對這些土司人家子弟搞的什麼雅集根本不以為然,但是在著裝上還是精心考慮了一番。自從他成為土司,他的服色以及言談舉止都會儘量顯得粗獷一些。
因為這片天空下,講的是誰的拳頭硬,你太文質彬彬了,先就讓人看輕了你。即便你有實力,被人踩了還能打臉找回來,可是葉小天得有多閑,就為了讓人看低再打臉,就樂此不疲地玩這種把戲?
然而如今到了貴陽,情形又是一變。其實這兒講究的還是實力為王,哪兒不是實力為王呢?即便到了中原也是一樣。但是到了一定的層次,玩法就會高端許多。
舉個不太恰當卻很合乎實際的例子,就算你做流氓,做到第一等勢力的超級大流氓時,那舉止作態,都會文明的比一個真正的紳士更紳士。
這種氛圍下,利齒獠牙是要藏在骨子裡的,太過張牙舞爪就不合適了。而且在這個最頂層的圈子裡,葉小天還談不到耀武揚威,他的實力還沒到輾壓一切的地步。
因此,葉小天選擇了一身儒衫,雲緞圓領袍,加雲緞外套,寬袖皂邊,皂絛軟巾垂帶,袖長過手,腳蹬大紅雲履,為了扮士子扮得更像,腰間還佩了一把裝飾性的長劍。
文傲和李秋池各穿一襲曳撒,戴網巾,至於華雲飛,則是一身青衣短打、同樣戴網巾,這三個人從服飾上就能看出和葉小天的區別,主從分明。
葉小天乘車,三人乘馬,按照時間趕到了崑崙園。貴陽城中有山有水有叢林,不似中原地方,這崑崙園也在城中,占地百畝。葉小天一行人快到莊園左近時,就已見車馬絡繹。
這時已近黃昏,有些來賓已經打起燈籠,車上挑著燈籠,僕從策馬相隨,車水馬龍,熱鬧非凡。
眼看再往前去山徑狹窄,已不適合驅車,眾人紛紛下車步行,葉小天見狀也下了車,叫人把車趕到山腳下停歇,和文傲、李秋池、華雲飛步行上山。
崑崙園就建在半山腰,從半山腰往上全是崑崙園的範圍,之下的部分雖未圈進園子,實則平頭百姓平素也是不會到這裡來砍柴遊賞的,因此草木蔥郁,十分旺盛。
一路行去,葉小天不免也要打量行人,發現有些人趾高氣昂,僕從俱著鮮衣,身邊還有佳人相伴,有些人則相對低調一些,只著兩個小廝頭前掌燈,負手緩行,氣度雍容。
此時此刻,從服色、排場上,還真的難以分辨誰高誰低、誰勢力更大,能夠受安公子相邀的,就絕不會差了。排場如何全看個人修養。
眼看將到山莊門口,路兩旁已是燈柱林立,上邊俱都懸掛著明燈,照得大路一派光明。前方忽然從側邊路上繞出一行人來,葉小天不禁著意地看了幾眼。
葉小天之所以注意,是因為這一行人穿著和他們差不多,都比較正常。說比較正常的原因,是因為其他人……,一個個高冠博帶,有的還踩著高齒木屐,完全是一副漢唐風範,弄得葉小天哭笑不得,總覺得這些人如此打扮,有點沐猴而冠的模樣。
不過真要追溯起來,這些人家還真就是從漢唐時期一直到現在,傳承不曾斷過的大戶人家,人家要襲古,也是有情可原。此時從林間小徑繞出來的這一行人就不同了,他們穿的是時下流行的漢服。
一行人間,頭前兩個青衣丫環,各提燈籠一盞,後邊一位女子,高挽髮髻,繫一條「遮眉勒」,木蘭青的雙緞繡裳,藤青曳羅靡子長裙。
衣衫服飾毫不張揚,但是你一眼看到她,就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,就像一個玉匠,突然從一塊石胚裡打磨出了一方潤澤剔透的美玉。
那種美,和瑩瑩不一樣,瑩瑩的美就像一輪朝陽,並不刺眼,但光芒萬丈,讓你一見便似看到一輪紅日躍騰出海平線,那一刻熱血沸騰。
而她就像一輪明月,不及紅日那般驚豔!但是有一種謎一般的詩意,你可以不斷地看,每一眼品味,都會咀嚼出一股新的味道,而這是初升朝陽般的瑩瑩所不具備的。
能夠具備這樣風情的女子,要麼是紅塵歷練中經歷了很多,所以有種醇酒般的味道,要麼就是心思細膩委婉,不像瑩瑩、凝兒那麼單純,所以才有這詩一般的韻味、謎一般的風情。
這種味道,葉小天在兩個人身上見過,一個是于珺婷,原本是淡淡的,現在越來越有風情萬種的味道,那是他一手開發出來的,葉小天看在眼裡,頗有一種成就感。
另一個是田妙雯,田妙雯身上這種特別的風韻尤其濃郁,即便是已經開發的于珺婷也要略遜一籌,眼前這位風情萬種的女子同樣要遜她一籌。
而田妙雯現在還是處子之身呢,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子就已具備這種顛倒眾生的味道。這等天命尤物一旦成為人婦,又該是何等風情?著實令人期待??!
眼前的女子款款而行,步態身姿都透著優美,她越走越近了,身後陪同的兩個人都是士人打扮,但是完全被葉小天一行人給忽略了,誰讓這女子太過醒目來著。
走近了,蒙在她風情上的「面紗」便清淺了許多,葉小天也能看得更清楚了。這個女人應該有二十五六歲,這個年紀的女子早該嫁人生子了,從她的髮髻看,顯然也是做婦人打扮。
這個婦人也注意到了葉小天一行人的注目禮,不過她並沒有在意,像她這樣的美人兒,見過了太多男人的目光,早已見慣不怪。
「啊哈!田夫人,您也來赴安公子之會??!」另一側剛剛趕到門前的一個高冠博帶「踩著高蹺」扮魏晉古風的人看見那女子,急忙抱拳施禮。
葉小天注意到了他對這個女子的稱呼:田夫人。
夫人,首先印證了他之前的猜測,此女已經嫁人。其次,在這種地方,大家對稱呼都是很講究的,稱呼夫人證明她是權貴人家妻眷,一個普通士人的娘子,是不會被尊稱為夫人的。
再一個,她姓田!因為此地貴族人家的女子同男子一樣具有繼承家族政治權利的資格,所以貴族人家的女子出嫁後,別人同樣會以她的父姓相稱,而不必冠以夫姓。
姓田?田家的女人?
葉小天立刻敏感地想到了田家。能赴安公子之會,又是姓田的,只怕不會是別人家了。再想到田彬霏、田妙雯兩兄妹異乎尋常的俊美,眼前這個風情萬種的美人兒同樣出自田家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葉小天忍不住又瞟了她一眼,這才舉步向大門口走去。剛行兩步,便有一個年輕公子帶著幾個僕從傲然越過了他,大步向門口走去。
葉小天皺了皺眉,卻也沒有計較,只是向旁邊讓了一讓,後退了一步。只是這一讓,便出了岔子,倒楣就倒楣在他那口士子出門喜歡佩戴的裝飾性長劍上了。
葉小天平時不大佩戴兵刃,偶爾帶著也是他那口鋒利的上品彝刀,這口劍是儀劍,比彝刀還長出一尺,而且是懸掛在腰間,他這一退一轉身,那長劍先是一撥裙兒,接著一遞,巧之又巧地插進了那位田夫人的臀縫兒。
「哎喲!」
田夫人正儀態萬千地和熟人打著招呼,忽然感覺裙子被人撥弄了一下,還未及反應,劍鞘就插進了雙腿之間,田夫人羞叫一聲,急忙向前搶出一步,憤憤地扭頭回望。
田夫人還真沒想到竟敢有人輕薄她,尤其是在安家府門前,出入都是有身分、有地位的人,就算是紈?浪蕩子也得收斂著些,誰敢做這種事。
扭頭一看,正是剛才色瞇瞇地向她行注目禮的那個年輕人,田夫人登時柳眉一豎。葉小天這時也知道碰到了人家,至於是怎麼碰到了,碰到了哪裡他卻不知道,因為他也才轉過身來。
葉小天趕緊施禮道:「田夫人,實在抱歉,在下方才為了避讓那位……」葉小天扭頭看了一眼,他媽的,走的這麼快?門口只站著安家的迎賓,那個牛氣烘烘的公子哥兒已經不見了。
葉小天乾笑一聲,道:「方才有位公子搶先入門,在下退讓了一下,又未習慣佩戴儀劍,所以……」
那位田夫人一雙妙目往他臉上盈盈一轉,淡淡地道:「你認識我?」
葉小天趕緊道:「不認識,不過方才這位先生稱呼夫人時,在下聽到了?!?br /> 田夫人恍然一笑,眼神嫵媚而冰冷:原來如此,如果他真的認識自己,想必也不敢做登徒子了。
不過,做錯了事就要承擔責任,田夫人淡淡地吩咐道:「這裡是安家的地方,給安家個面子,不要見血了,折斷他的手腳,弄口甕裝進去,再灌以百蟲,三日不死,就饒他性命!」
田夫人這句狠毒之極的話,說的再自然不過,她身後跟隨的兩個士子模樣的人答應一聲,身形左右一閃,竟是奇快無比,顯然是身具武功。
而田夫人吩咐完了這句話,向那個熟人淺淺一點頭,便娉娉婷婷地向大門口走去,晚風輕拂裙袂,顯出她優美婀娜的曲線。穿裙竟然可以凸顯出誇張的腰臀曲線,那身材一定火辣到極點了。
兩個男子都是中年人,士子打扮,一派溫文爾雅,但是他們向前一逼,那氣勢立刻不同了,淵渟岳峙,如同一杆鋒利的槍,穩穩地紮在那裡。
葉小天見過刁蠻的姑娘,凝兒也好、瑩瑩也罷,都有一股子刁蠻勁兒,就算是現在純美溫柔的朵妮,初見她時何嘗不是刁蠻任性,僅僅毛問智的一句話不妥當,就下蠱整治他。
至於于珺婷或田妙雯就更不用說了,二人都有一股子天生的妖氣,但是她們之中沒有哪個會刁蠻到如此程度,這已不是刁蠻,而是暴戾。
葉小天皺了皺眉,對這個形神氣質俱屬上佳的女子生起了厭惡感:「田夫人,我本是無心之失,也已向你鄭重地道過歉了,不必動用如此手段吧?」
田夫人沒有理會他,對他的話充耳不聞,徑直向門口走去。迎賓微笑著迎上來,微微欠身,對於門外發生的一切彷彿根本沒有看見。
進了這道門就是安家的地盤,誰要在那兒鬧事,不管你理由如何充分,那都是拂了安家的面子,一定要出面制止。但是還沒進這道門,卻不必妄自出面,得罪這位一貫強勢的田夫人。

1 

風雲時代出版公司  版權所有 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
上班時間:09:00~17:30  TEL:02-2756-0949 FAX:02-2765-3799 地址:台北市民生東路五段178號7樓之3
© 2008 Storm&Stress Publishing All Rights Reserved.
平特一肖王100-平特一肖网站论坛-平特一肖稳赚不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