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ogress id="bl5jp"></progress>
<cite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bl5jp"><span id="bl5jp"><var id="bl5jp"></var></span></ins>
<var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thead id="bl5jp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bl5jp"><strike id="bl5jp"><listing id="bl5jp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ins>
<menuitem id="bl5jp"><strike id="bl5jp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bl5jp"></cite><cite id="bl5jp"></cite>
<cite id="bl5jp"></cite>
<cite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l5jp"></cite>
<menuitem id="bl5jp"></menuitem>
<var id="bl5jp"></var>
<var id="bl5jp"></var><menuitem id="bl5jp"><video id="bl5jp"></video></menuitem>
 
帳號
密碼

 

 


首頁 > 風雲時代出版社 > 神幻大師Ⅱ之11【邪惡聖地】
神幻大師Ⅱ之11【邪惡聖地】

在周大海離去並且關上巨石門後,方逸走到那個坑洞處,坑洞是筆直向下的,在坑洞旁邊放著一個吊籃,裡面有些碗筷,想必是周大海給下面的人送飯用的,而在坑洞的邊緣,卻是有一圈凸出來的石頭,就像是臺階一樣蔓延向下。
「杜老,我下來了?!?br /> 方逸第一個走了下去,坑洞大約有十多米深,或許是常年沒有人走動的原因,那些凸出的石頭上長滿了青苔,方逸每走一步都腳上發力,將那些青苔給磨掉。
「二十多年了,終於又見到有人過來了?!?br /> 方逸雙腳剛一踩到實地,在他身前就響起了杜老的聲音,循聲望去,一個鬚髮皆白、面色也有些蒼白的老人坐在方逸的面前,之所以說是坐著,是他的雙腿從膝蓋處齊齊斷掉,身下則是一個顯得有些破舊的輪椅。
「杜老?」方逸盯著面前的老人,臉上有些疑惑,在和老人的雙眼對視之後,方逸感覺到這老人的神識之強不在自己之下,但為何身上的氣機卻是一位後天武者?
「不用奇怪,我是個半隻腳踏入先天的廢人?!估先怂坪蹩闯龇揭莸囊苫?,苦笑一聲道:「對付後天武者我還行,但是在你面前,我就不堪一擊了,不用怕老頭子我搞什麼鬼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什麼花招都是沒用的?!?br /> 「杜老,這裡是什麼地方?」
方逸向四周打量起來,此時方逸身處的這個空間,是一個完全用石頭壘砌的建築,高約四五米,頂端為弧形,在這些石壁上還雕刻著各種紋路。方逸看到,在老人的身後有通道,想必可以通往別處。
「是一處地下城,也是上古之人修煉居住的地方?!苟爬蠜]有隱瞞,說道:「你們要去的地方在後面,跟我來吧?!?br /> 杜老搖動輪椅,往後退去,柏初夏衛銘城等人連忙跟在方逸的身後魚貫而下,他們對地下這個宏偉的建築都感覺很驚奇,眼睛不斷地在石壁圖案上打量著。
出了這個房間,呈現在方逸等人面前的竟然是一個寬敞的街道,地面是用青石鋪就,不過上面堆滿了泥土,還有許多清理出來的痕跡。
「這是一百多年前清理出來的,每次秘境開啟的時候,想要進去的人都得勞動幾天?!苟爬峡粗揭莸热说溃骸覆贿^以前幹活的都是些小傢伙,可沒有人敢命令你這位先天高手?!?br /> 「前人種樹後人乘涼,我清理一下這些地方也沒什麼?!狗揭莸恼f道。
在這不是很平整的地面上,杜老的輪椅行走便不時搖晃,有些辛苦,方逸見狀,趕忙上前兩步,去幫忙推輪椅。
「年輕真好,」杜老輕嘆了口氣,「當年我進秘境的時候,和你現在的年齡也差不多大?!?br /> 「杜老,你進去過那個秘境?」
方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老人,杜老和宋天宇是一輩的,那最少該有七八十歲了,上次秘境開啟是二十年前,按理說杜老那時已經超出秘境所要求的年齡了。
「不是你想的那樣?!顾坪踔婪揭菰谙胧颤N,杜老解釋道:「我是五十多年前進去的,在這五十多年裡,秘境開啟了兩次;那一次出來之後,我就一直呆在了這個地方,從來都沒有離開過?!?br /> 杜老那蒼老的聲音中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淒涼感,英雄遲暮,讓所有人心情都不由的有些沉重。
「那您的腳?」柏初夏忍不住開口問道。
「在秘境裡斷的。要不是這雙腳,我也不會留在這裡,腳斷了,人也廢了,出去沒什麼意思,倒不如守在這個地方了?!苟爬蠜]有隱瞞。
「???秘境裡那麼危險嗎?」
聽到杜老的話,衛銘城等人都是面色一變,尤其是柏初夏,心中頓時打起鼓來,她不怕死,但如果斷一雙腳,日後只能靠輪椅代步,柏初夏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勇氣活下去。
「我斷掉一雙腳,運氣還算是好的,有些夥伴在裡面就沒能出來?!苟爬厦鎸πl銘城等人,說道:「年輕人,你們還想進去嗎?」
「當然要進去!」衛銘城毫不遲疑地說道。既然來了,斷然沒有打退堂鼓的道理,何況危機出現的同時常常也伴隨著機遇,如果能在裡面找到機緣,那就等於是一步登天了。
「別後悔就好?!苟爬宵c點頭,道:「上次我也這麼問過準備進去的人,結果有些人出來了,有些就永遠留在了裡面,老頭子我只能祝你們好運啦?!?br /> 「杜老,那秘境裡面究竟是什麼樣子???」衛銘城抑制不住好奇心問道。
「不知道!」讓所有人都有些意外的是,杜老竟然如此乾脆地回道。
「杜老……」
「我沒有騙你們,的確是不知道?!苟爬峡嘈Φ溃骸笍拿鼐逞e面出來的人,有關秘境的記憶全都莫名消失掉了,我是真不知道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,就連這雙腳是怎麼斷的都不知道?!?br /> 杜老唏噓不已,其實他當年從秘境出來後,發現自己已經突破到了先天之境。但精神力量是突破了,身體卻遭受了重創,而且錯過了突破先天最好的時機,體內的真氣沒有能轉化成先天真元,這讓他萬念俱灰,也是他留在這裡成為守護者的主要原因。
「杜老,修者能不能進入到那個秘境裡?」方逸沉聲問道。
「只限年齡,不限修為?!苟爬匣氐溃骸敢郧皼]有三十歲以下的修者來過,但據我推測,只要年齡符合,修者也能進去的?!?br /> 「杜老,那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?」方逸追問。
「我是真不知道,你們進去之後就會明白的?!苟爬弦荒槓勰苤谋砬?。
「好吧,生死有命富貴在天,就看個人的運氣了?!狗揭菀姸爬显谡f這番話的時候,心跳和血液流動的速度沒有絲毫的變動,知道杜老並沒有欺騙自己,看來他是真的不記得裡面發生過的事了。
「走吧,送你們過去後,我還要去接別人?!苟爬献灶櫷靶腥?。

這個地下城的空間很大,估計在被埋沒前是一處熱鬧非凡的地方,只不過大多數地方都被淤泥黃沙掩埋著,只堪堪留出一條向前的道路。
杜老帶著方逸他們一直向地下城的深處行去,最後在一處破敗不堪的大殿前停了下來。
「這裡就是秘境的入口?」不用杜老說,方逸已經感應到大殿中波動的靈氣。
「咦?這裡居然有個聚靈陣?」
當方逸走進大殿時,一下子愣住了,發現裡面的法陣似曾相識,和他當年在野人山暗河中所見的那個法陣有三四成相似之處;和柬埔寨秘境中的那個傳送陣也有七八成相似。
在陣法的中心位置,方逸感應到了濃郁的天地靈氣,一道淡淡的光幕正在生成,方逸頓時明白過來,這個聚靈陣聚集靈氣,就是為了開啟通往秘境的入口傳送陣。
雖然在如今的末法時代,天地靈氣已然消失,但還是有游離在空氣中的稀薄靈氣存在,聚靈陣的作用就是將那些靈氣給凝聚過來。他也恍然大悟為何秘境開啟的時間會越來越長,原因就在於天地間的靈氣越來越少,想要滿足秘境開啟的條件,只能拉長凝聚靈氣的時間了。
「你懂這個陣法?」聽方逸喊出聚靈陣三個字來,杜老不由問道。
「嗯,略懂一二?!狗揭蔹c點頭,轉而交代柏初夏道等人:「初夏,你們不要靠近這裡,先休息一下吧,我研究一下這裡?!谷会嶙约簻惖侥蔷垤`陣前鑽研了起來。
「真是妙啊,原來這個紋路是起到這樣的作用?!?br /> 方逸全神貫注地投入到這個聚靈陣法上,杜老見方逸看得入神,輕輕的退出大殿,只留下衛銘城等人守在方逸身邊。
方逸十分專注,渾然不覺時間已經流逝了兩天,直到大殿外面響起一陣喧嘩,才將他從沉迷中驚醒過來。
「嗯?來這麼多人?除了宋老還有別人帶隊?」
方逸往大殿外面一看,發現原本空空蕩蕩的地方,此刻站滿了人,最前面的就是宋天宇。
「這次還有別的人嗎?」
站在宋天宇身邊的一個中年人,看到方逸等人之後,眉頭不由皺了一下,對身後的張一道:「能進到這裡的人,想必和你們有關係,你認識他們嗎?」
「前輩,這位是方逸,是我們隱組的供奉。方逸也是先天修者,不過他是如何來到這裡的,我就不知道了?!箯堃徊桓页姓J這件事和他有關,小心恭敬地答道。
「朋友,不知道你是哪個門派的人?」中年人揚聲道:「我叫樂凱,是無常山的弟子,請報上名來!」
「宋老知道我的門派!」方逸還真不知道自己的師門叫什麼,只好含糊地道。
「哦?老宋,你知道?」樂凱看向宋天宇,狐疑地問。
「師兄,他是那個門派的人……」宋天宇附在樂凱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。
「什麼?當真?」宋天宇的話令樂凱的猛地變色。
他在修者界出生長大,對修者界的瞭解遠非宋天宇能比,自然知道宋天宇所說的那個門派,也知道那個門派在修者界的地位。
在修者界,有兩個道統,一為佛門,一為道教,修者界中幾乎所有的門派都和這兩個道統脫不開關係,就像是樂凱的師門無常山,就是屬於道教派系的,就算是那些無門無派的散修,所學的功法也必然是出自這兩個道統。
雖然修者界中的佛道之間,沒有像外界這樣暗鬥,但是佛就是佛,道就是道,教義不同也難以融會貫通,修者只能取其一;不過有一個門派,卻是佛道兼修,而又不屬於佛道任何一個陣營。
說是門派,其實又算不上,因為這個門派的人數極少,最初只有一個人,後來變成兩個人,但這個兩人門派,卻是壓得修者界各門派不得不低頭承認他們的存在。
沒有人知道這兩個人的具體修為,有人說他們是築基期,也有人說他們是金丹期,甚至有傳言說已經到元嬰之境,只差一步就可以白日飛升。
只要是在修者界生活過的人,可說無人不知這兩個人的名頭,但詭異的是,沒有人能說清楚他們的師承來歷,甚至連他們的年齡相貌都沒有人能夠識得,所以一聽到那個門派的名字,樂凱心跳立即加快了幾分。
「應該是那個門派中的前輩雲遊到修者界收下的弟子?!顾翁煊畹吐暤?。
「哈哈,原來方兄弟也是修者界的人啊?!箻穭P態度立即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
「樂兄,我還沒去過修者界呢?!狗揭菹驅Ψ焦傲斯笆?,不卑不亢的說道:「方某不請自來,不會給各位添麻煩吧?」
「沒去過修者界,這麼年輕就已經是先天修者了?」
聽到方逸的話,除了宋天宇之外,樂凱和另外一個修者都是心裡一驚,越發相信方逸是出身那個門派的人了。
「不知道方兄弟到這裡來,是想做什麼呢?」樂凱故作不解的道:「方兄已經是先天修者了,這秘境對你怕是沒有什麼作用,不如咱們就在這裡坐而論道,好好切磋一下修為功法如何?」
「樂兄,我一直都生活在世俗間,這次是想借著這個機會,帶我的親人到這處秘境中去見識一番,不知道樂兄能否通融一回,行個方便讓我們進去呢?」方逸央求道。
「老宋,老余,你們怎麼說?」樂凱看向身邊兩人問道。
「我聽師兄您的?!顾翁煊詈蔚然^,將問題又推回給了樂凱。
「我認為方兄弟既然同為修者界的人,自然也有資格進去?!箻穭P身邊那個叫于世雄的修者倒是站在方逸這邊,替方逸說話?!钢领睹~問題,就從他們中間扣除吧?!?br /> 他指了指身後的一群人,這群人正是生活在世俗間的各個隱世家族的人。
「奶奶的,好話都被你說完了啊?!褂谑佬鄣脑?,讓樂凱氣得差點沒吐血,合著好人都讓你做了?!
那二十個出身隱世家族的子弟也在心中狂罵起來,憑什麼方逸帶人進入秘境,要從他們中間扣除名額呢,難不成這些人比他們更加珍貴不成?
「于前輩,您看,我們這些家族子弟原本名額就少,要是再扣除五個……」
張一硬著頭皮開了口,他也不想當出頭鳥,但作為此次帶領隱世家族前來的領隊,他不能不為「自己人」爭取一下權益。
「這名額不從你們裡面出,難不成還要從我們這些人裡面扣嗎?」樂凱此時開了口。
「宋前輩?」張一不敢和樂凱爭辯,只能將目光看向了宋天宇,期望宋天宇能幫他說句話。
「樂師兄,于師兄,張一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?!顾翁煊瞠q豫了一下,道:「當初留給他們的名額確實不多,一下子再扣掉五個,我怕各家的長輩也不答應,此次我來之前,老祖還特別叮囑,讓我照顧好這些孩子們呢?!?br /> 宋天宇知道方逸等人進入秘境,已經是板上釘釘的的事了,他不需要再借這件事給方逸賣人情,反倒是隱世家族這邊的面子,宋天宇還是要給的,以免有人說他進入修者界之後就翻臉不認人了。
「嗯,宋師弟說的也有幾分道理?!箻穭P沉吟了一下,轉頭看向于世雄,道:「這事是于師弟提出來的,于師弟你看怎麼辦呢?」
在修者界有兩股勢力是非常強大的,一股勢力是修者界的本土勢力,他們在修者界根深蒂固,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,各大門派中的長老大多都是出自這個勢力之中。
而另外一股勢力,則是來自於外界的隱世家族,這些隱世家族中也有驚豔修者界的奇才,在進入修者界之後修為突飛猛進,甚至有幾個中等門派,就是這些隱世家族的人創立的,雖然不能與修者界的本土勢力相比,但也不能小覷。
就像是方逸的師門長輩,有傳聞就是從世俗進入到修者界之中的,再加上隱世家族和各門派多有通婚,現在兩股勢力已然是融合在一起,兩方勢力都已經不是那麼單純了。
宋天宇所說的老祖,是他們宋家在修者界的一位築基期的長輩,這位長輩善於煉丹,所求之人甚多,交遊十分廣闊,雖然修為在修者界只是一般,但也是修者界的一方大老,他說出來的話,樂凱也不能不當回事。所以樂凱乾脆就打了個太極,將問題又推給于世雄,既然是他提出從隱世家族中讓出名額,那就讓于世雄去解決,樂凱是兩邊都不得罪。
「奶奶的,這個滑頭?!挂姌穭P將難題又丟給了自己,于世雄忍不住在心裡暗罵了句。樂凱得罪不起那些隱世家族在修者界的長輩,他又何嘗能得罪得起?!如此一來于世雄還真感覺有些兩難了。
「方老弟其實也算是修者界的人,修者界拿出幾個名額倒是情理中的事?!褂谑佬郦q豫了一下,說道:「樂師兄,要不然這樣吧,咱們這邊出兩個名額,外面那些家族出三個名額,你看如此可好?」
「就按于師弟說的辦!」樂凱一口答應下來,不過緊接著又說道:「那咱們這裡的兩個名額,從哪裡出呢?」
「這個……還是樂師兄來決定吧?!褂谑佬劭嘈Φ?,他剛才提出來的那個辦法,其實已然是將兩邊都給得罪了,現在樂凱又把燙手山芋丟過來,真的是會害死他。
「于師弟思維敏捷,這事你拿主意就行了?!箻穭P微笑著說道,看得于世雄恨不得在他臉上狠狠的踹上一腳,有好處就拼命搶,要背鍋就一推六二五的裝糊塗,這豈不是把自己架在爐子上烤嗎?
「那這樣吧,于天峰,吳啟明,這次你們兩個就不要進去了,回去之後,族裡會給你們一些補償,樂師兄,您看這樣可好?」

 

1 

風雲時代出版公司  版權所有  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
上班時間:09:00~17:30  TEL:02-2756-0949 FAX:02-2765-3799 地址:台北市民生東路五段178號7樓之3
© 2008 Storm&Stress Publishing All Rights Reserved.
平特一肖王100-平特一肖网站论坛-平特一肖稳赚不赔